来自 财经 2016-12-28 21:16 的文章

 江南里的记忆,尽是渔舟唱晚

  时间过得很快,中秋一晃而过,但是感觉总是停留在中秋里,在故乡的中秋夜里。月亮迟迟没有爬上来,星星也只是偶尔孤独几只,秋虫也不叫唤了,夜似乎凝固了,真担心世界不来参与分享这份安谧,天也会咔嚓一下坍塌下来。山风在屋檐上游弋,远方城市的天空肯定霓虹婆娑,远处的烟火也还在灿然点亮。故乡太安静了,太过失落了,只有两户人家的窗口透出灯光来,故乡只属于几位老者了,我不禁轻叹一声。外面透着浓浓的凉意,母亲喊我进屋,因为等那月亮我没敢回去,母亲送来月饼陪我一起等月亮。山风把桂香送过来的时候,月亮终于爬上来了,那只善眛的眼睛在那东山顶瞪得有些夸张,不偏不倚挂在那株老鸹树叉叉上。当月亮升起的时刻,全天空的星星瞬间被点亮,全世界的秋虫瞬间开始了歌唱,世界因为有了月亮出窍的灵魂瞬间回归,故乡因为有了月亮浑浊的眼睛瞬间擦亮。一直以为故乡是一位老叟,不苟言笑,严肃得是一位老父亲。原来月亮下的故乡,就是一个年轻的女子,在无声的皎洁里安闲轻盈地舞蹈,身段优柔得叫人心惊。这一刻,我终于明白了,人们为什么要把故乡称着母亲了。因为母亲就是一位女子,靠近月亮的故乡永远是一位妩媚的女子......

  • 上一篇:因为我总是很小心
  • 下一篇:一只渴望飞翔的猫